邮箱: 密码:  
 用户注册  简繁转换  收藏本馆
个人档案
王树勋
(1939-2020)
 留言   献花   点歌   点烛   献供   上香   烧纸   祭酒  
纪念文章
悼三姐 作者:六妹 | 点击:29 | 2020-02-13 03:06 回复 
三姐,你就这么走了,受尽了近十年病痛的折磨,给我们留下了不尽的哀思。 我儿时你在金中读书,你每次从学校回蒲塘都会带点小礼物,有时一双短袜,有时一对扎头的绸带。自己懂事后回想这些,真不知当时靠助学金求学的你是怎样省出这几毛钱来买这些的。我的爱美之心你那时就一目了然。 母亲生病住院,你和大姐轮番回长沙照顾我们这几个弟妹。你们请假甚多,但学习成绩同样名列前茅,你们的同学肖大哥说这是王家的传统。 你读大学时的寒暑假都在长沙打零工挣钱贴补家用,三哥同行。我还记得修马路打零工8毛钱一天,你白天累了一整天,晚上如有加班的机会还抢着参加,就为多挣那3毛钱。我永远记得寒假到菜市场做零工时你那冻得像烂苹果的双手, 你参加工作后每月按时给家中寄钱,一直到1971年我参加工作后给你写信要你以后不要寄了,我来我接上。每次收邮款时邮递员会大声在楼下叫母亲的名字盖章。参加工作的王家姐妹都如期向家里寄钱,以至六公司宿舍大院里的邻居们都知道王家孩子个个都孝顺。      记得文革中一次和你一起坐火车去抚州,途中我将母亲交给我的7元多返程钱又拿出来数了数,然后放入夹层衣袋中就打瞌睡了。醒来发现钱被偷了。你没有半点责备,默默地给了我回程票钱。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你当时的工资才五十多元,这7元多的窟窿你们全家的生活又该怎样去节省才能填上! 我到谢访插队,一有空就将抚州当家回。你总为我和树泽因为文革没能上正规大学而惋惜,怕我荒废了学业,让我批改你所教学生的作文。双枪时,暑热难耐,你怀着王健在腹中,坐班车到谢访来看我,担心我一个人怎么去度过那种又热又累又孤独的农忙时节。 三姐啊,每每想起这些,泪如雨下。 三姐没有走远,你永远在我心中!
>> 祭文回复
吕延斌 】 2020-02-23 09:13
愿老逝者天堂安好!
共1条 第1/1页 每页5条 首页 前页 后页 尾页
天堂在线©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3411号  天堂在线用户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