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注册  简繁转换  收藏本馆
个人档案
殷洁春
(1938-2013)
最新祭文
 留言   献花   点歌   点烛   献供   上香   烧纸   祭酒  
纪念文章
怀念爸爸 作者:殷朝辉 | 点击:1248 | 2013-10-21 10:08 回复 

日子过得好快,转眼爸爸已经离开我们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来,爸爸的音容笑貌不时出现在我脑海里,在没人的时候一旦想起爸爸,我常常泪流满面。一直想写一篇文章纪念他,今天就写点吧。

爸爸出生于1938年正月16(农历),爷爷是个教书先生,在爸爸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因病去世了,爸爸是在奶奶和两位姑妈的照顾下长大的。当年奶奶一家在上海,爷爷在临终前请他的一位学生(顾准)照顾奶奶一家。顾准安排奶奶一家去解放区,在华东干部子弟学校工作、学习。后来爸爸在南京上的中学(南京八中),1956年考取北京钢铁学院机械系,1961年毕业分配到河南焦作。

爸爸在工作前一直在上海、南京、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生活,刚到焦作,非常不适应,当年又是困难时期,大城市的物资供应相对好一点,在焦作这样的城市供应非常短缺,连粗粮都无法吃饱的。可在那个年代,调动基本是不可能的,爸爸最终认识了妈妈,妈妈是南京人,他们生活习惯相同,1966年爸爸妈妈结婚后,先后有了我(1968)、妹妹(1970)、弟弟(1973)。

爸爸非常热爱生活、热爱家庭,他认为人和人之间感情是最重要的,不能因为其它因素做出伤害感情、亲情的事情。在我的记忆中,爸爸妈妈几乎没有吵过架,爸爸妈妈感情很好,有冲突时爸爸更多的是让着妈妈。我们三个孩子小的时候寒暑假在家经常会吵架,甚至打架。每次出现这种情况,爸爸都很痛心,我记得他对我们说:“你们要珍惜现在在一起生活的日子,将来你们长大了,就没什么机会在一起生活了,就像我和你们的姑妈(姑妈在西安),现在别说一起生活,见一面都难。”可我们当时并不能体会,现在我和弟弟见面还容易一些(我在深圳、弟弟在广州),可是我们要见妹妹(弟弟的姐姐,在南京),就不容易了。

爸爸还非常喜欢孩子,听妈妈讲,刚生我的时候,爸爸高兴得不得了,一下班就抱着我,逗我玩。妈妈在医院工作,比较爱干净,我的尿布有一点脏就换了,一天要三大盆,可以爸爸从来没觉得洗尿布辛苦,当时都是公共水龙头(家里是没有水管的),爸爸在那里边洗边唱,邻居们都笑,可爸爸不以为意,只管唱(爸爸上大学时是北京大学生合唱团的成员),他是真高兴啊。妈妈后来告诉我,在冬天爸爸给我洗尿布洗的手都握不住,凉水冻的。后来有了妹妹,爸爸还是喜欢的不得了。妹妹上托儿所(那时都是单位办的托儿所,很少有幼儿园),每次爸爸去接,抱起来左亲右亲,只管走了。阿姨向我妈妈抱怨,说爸爸接走女儿也不可阿姨招呼一声。后来爸爸就注意了,去了先和阿姨打招呼再抱妹妹走。我们明白,爸爸并不是不尊重阿姨,他一看到宝贝女儿,就看不到、想不到别的事情了。再后来有了弟弟,爸爸依然喜欢的不得了。我印象中爸爸下班都是回家,很少在外面玩,其实爸爸也挺爱玩的(退休后发现爸爸还是爱玩的),只是为了家庭和我们三个孩子,他放弃出去玩。

爸爸生活健康,无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不爱喝酒,和朋友应酬喝一点),不赌博,属于模范丈夫和模范爸爸。爸爸对家庭尽心尽力,在那个困难的年代,总考虑让妈妈和我们能吃的好一点。爸爸那时经常出差,每次出差都要带地方特产回来,北京的果脯、动物饼干、咸菜(当年北京的咸菜都好吃,没冰箱,带回来可以吃4天),上海的大白兔奶糖,河北的鸭梨,山西的陈醋。因为妈妈喜欢吃米,爸爸曾经在去上海出差时请我表叔(在上海)帮忙买米(1970年左右,上海还有米卖,虽然要粮本,但粳米供应还是比较充足的,焦作几乎见不到米。),表叔帮忙买了70斤粳米,爸爸硬是从上海自己带回来了(当时粮食不准托运的,即使准托运,也舍不得运费啊)。为了省钱,爸爸在厂里自己做了个砸煤球机,家里用的蜂窝煤都自己砸。那时我已上小学4、5年级了,能帮爸爸砸煤球了,我记得有一次爸爸一天拉了三车煤(大约一吨)、一车土堆在房前(煤、土都是自己在煤厂筛过),每天下班回来和一些煤来砸煤球,当时住的是平房,在屋檐下排三排,一排房八家都快排满了,每天把昨天砸得煤球收起来,再砸新的,一个星期才砸完。妈妈力气小,主要做其他家务、帮着收煤球,我年龄小,砸不了几块,只是爸爸歇息片刻时我去砸一下,主要都是爸爸砸的,爸爸手都磨出泡了。我现在还记得爸爸当年讲的,一吨煤球要27元,一吨煤面只要18元,还可以免费拉土,砸一吨煤球的话能省十几元,我们全家可以去服务楼吃两次小笼包了。在那个困难的年代,我们三个孩子没有缺过吃,我们家也没有在饮食上考虑节约钱,用邻居的话来讲:他们南方人还是蛮舍得吃的。

渐渐的,我和妹妹、弟弟都长大了,我们就像长出翅膀的鸟,飞出了温暖的家,各自在外地拼搏。爸爸妈妈也老了,但是爸爸身体一直比较好,妈妈身体不大好,家里的事情爸爸都抢着做,为的是让妈妈多休息。2005年我和太太有了儿子,在深圳买了房子,安下家。爸爸妈妈曾经和弟弟在深圳生活过,2005年也帮我们带过一段孩子,他们很喜欢深圳的天气。2007年我想请他们长期来深圳和我们一起生活,我们好照应他们,他们也可以帮我们带孩子,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妈妈想着既然要长期在深圳,趁着在家做个全面体检,结果在体检时发现爸爸得了胃癌,只能进行胃全切。切除手术不是太成功,切除的不错,但手术引发重症胰腺炎,经抢救虽然保住命,但爸爸的身体已无法恢复了。因为胰腺炎的后遗症,导致爸爸吃东西比较少,身体越来越弱,终于在2013年8月21日凌晨悄悄地离开了我们。当天夜里爸爸还要起来坐一下,要妈妈喊我来扶他,妈妈心疼我,不想喊,要自己扶他起来,可爸爸要妈妈一定喊我。我扶爸爸坐起来,妈妈还给爸爸擦擦汗,换了一下衣服。妈妈看爸爸出了不少汗,就和爸爸说,去医院输输液吧。爸爸不愿意,爸爸说:“去医院有什么意义,不去”。没想到这却是我和爸爸的最后一面,第二天早上一醒,我先去看爸爸,结果发现,我亲爱的爸爸已经走了。我想爸爸一定是感觉到不好了,可是他怕拖累妈妈和儿女,不说出来,自己选择了悄悄的离开。爸爸一辈子都是这样,只为别人着想,从来不为自己着想。

爸爸离开前的周末,弟弟一家(在广州)来看他,妈妈还和爸爸说:“儿子都在,你有什么话要交待的?”,爸爸说:“没什么交待的,对儿女我很满意。”,然后又困了,就睡了。我想应该是我、妹妹、弟弟在爸爸妈妈多年的教育、影响下,在价值观、人生观上和爸爸在大原则上是一致的,所以爸爸觉得很满意,也没什么不放心的。爸爸,请您放心,我会像您一样,照顾好妈妈、照顾好家庭、照顾好妹妹、照顾好弟弟一家,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有什么困难,我们一家人都会相亲相爱。

>> 祭文回复
暂无
天堂在线©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3411号  天堂在线用户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