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志
查看日志
无标题 李昆 - 点击:5898 回复:0 时间:2020-02-25 12:38

一所大型流动监狱

序   曲

   今天湖北的沙洋、安徽的白湖,分别建有全国甚至是世界最大规模的监狱。然而,比起安徽历史上的一所大型监狱,仍然是“小巫见大巫”。这座特大型流动监狱的名称叫做“华东区治淮劳改总队指挥部”(亦称“治淮委员会工程总队”或“安徽省水利工程总队”),简称“淮总”或“水总”。水在流动,这所监狱也在流动。 它成立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拥有8000名干部,2700名武警官兵,先后改造犯人20万名,历时12年,转战皖苏豫鲁辽五省的53个县市,完成大型水利项目79个,基本上根治了淮河水害,还创建了安徽多个工业门类,如第一台拖拉机,巢湖水泥厂等。

    在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的日子里,本人编辑了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撰写的《铁军精神再现》,为革命前辈的战斗精神和建设精神所深深感动。辑录书中部分精彩片段,加上自己修志过程中的积累和此次编辑过程中的感受,形成本文,以纪念由新四军老战士为骨干的“淮总”干部们。

事情的起由

        说到“淮总”,必然要提到淮河。淮河发端于河南的桐柏山,流经安徽,由江苏入海,全长1000公里,流域面积近20万平方公里。历史上,连年失修,泛滥成灾。1950年六、七月间,淮河流域连降暴雨,降雨量达499毫米,仅皖北地区就淹没土地3161万亩,受灾人口998万余人,死亡489人。洪灾发生后,华东军政委员会将皖北灾情及时报告了党中央、政务院。灾情牵动着人民领袖们的心。毛泽东主席于7月20日到8月3日,连批三份关于皖北灾情的报告给周恩来总理,并亲手题写“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八个大字。周总理于10月14日主持召开政务院会议,通过了《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成立了直属中央政府的治淮委员会,统一领导治淮工作,要求豫、皖、苏三省市统筹兼顾,互相配合,齐心协力,把淮河治理好!

说到劳改队,必然要提到镇反。1951年2月21日,中央人民政府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随之开展了全国性的镇压反革命运动,逮捕了一大批反革命分子和刑事犯罪分子。国民党遗留监狱规模小、数量少,新建监狱又没有经费,致使监狱人满为患。1951年5月毛主席为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所写的《关于组织全国犯人劳动改造问题的决议》中指出:“大批应被判徒刑的犯人,是一个很大的劳动力,为了改造他们,为了解决监狱的困难,为了不让判处徒刑的反革命分子坐吃闲饭,必须立即着手组织劳动改造工作。”

为适应治淮运动和镇反运动的需要,以兴修水利和关押改造罪犯为主要任务的“华东区治淮劳改总队指挥部”应运而生,中国特色的流动监狱应运而生,“淮总”只是中国劳改队的典型代表。

机构的诞生

1951年6月,华东区军政委员会就建立“华东区治淮劳改总队指挥部”有关机构设置、干部配备、工程项目、物资保障、犯人调配等问题,同上海、安徽、江苏三省市和水利部治淮委员会商定,由华东公安部组织实施。治淮劳改总队组建初期,隶属水利部治淮委员会。1958年淮委撤消,总队一度移交省建筑厅、水电厅,1963年中央明确劳改由专政机关管理,总队原建制并入省公安厅,“淮总”这所流动监狱的使命就此结束,前后走过了12年的光辉历程。

按照军队建制调集得力干部组成指挥部领导班子。先后由安徽调彭光福同志任司令员,赵振华、李务本任副司令员,余佩洲同志任政治委员,靳奇、金果同志任副政治委员;由上海市公安局调武仲奇同志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治淮委员会副秘书长马长炎同志一度兼任司令员和政治委员。指挥部机关设秘书处(后改称办公室)、政治部、管教处、财供处、工程处、卫生处(含医院)、纪律检查委员会、团委、工会。经上级司法机关批准,还成立了治淮专门法院和治淮专门检察院,专门为指挥部系统教育改造犯人服务。指挥部下面,成立7个支队、10个工厂和6个农场,共23个县处级单位。当时编制,每个支队管教一万名犯人,下设5个大队,每个大队管教2000名犯人,每个大队设10个中队,每个中队管教200名犯人。

在这些领导干部中,有相当一部分原是老红军、老八路、新四军的老战士,例如指挥部的八位正副司令员和正副政治委员,有五位(马长炎、彭光福、余佩洲、李务本、金果)既是红军,又是新四军的老同志。他们以高尚的人格魅力,影响着这支队伍,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

彭光福同志,从总队建立到结束,一直是最主要的领导人之一。他1930年参加红军,1938年编入新四军。在战争年代,一向英勇果敢,冲锋在前,身先士卒,先后参加战斗百余次,多次负伤,多次受奖。特别在著名的孟良崮战斗中,带领全团指战员主攻吐丝口,以坚忍不拔的精神,连续猛攻两昼夜,全歼吐丝口顽敌,为整个战斗大捷立下战功,成为电影《红日》中刘胜团长的原型。1951年由安徽省巢湖军分区副司令员位子上调到华东区治淮劳改总队指挥部任司令员。余佩洲同志,从1954年到1962年一直是治淮劳改总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政治委员)。他1928年入伍,先后在红军、新四军、华东野战军、地方部队任战士、班、排、连、营、团长、旅参谋长,转业地方后,先后任洪泽湖农场场长、省民政厅、建设厅、水利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他是领导班子团结的黏合剂。班子成员年龄有老有轻,个性有急有缓,资格有深有浅,文化有高有低,经验有多有少,因此,看待问题、处理事情难免参差不齐,所以出现分歧、产生矛盾的情况也就在所难免。每遇到这种情况,只要他出面调解或表明态度,就能顺利地得到解决。由于他集温、良、恭、俭、让于一身,加之老成持重,公允平和,所以大家对他都非常钦佩和敬服。他是关键时刻决策的拍板人,党委研究重大问题,一旦出现分歧、难以定夺时,只要他一表态,无不尊重和同意,尽管他平时话不多但是对重要事项的发言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因而言多中的。他是关心爱护干部的长者,在1959年反右倾时,听说仅有40多名干部的管教处,竟排列出20多名批斗对象,怀着对党的事业忠诚、对同志的爱护,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立即找来在省委帮助工作的处长齐之贤同志,要他回来过问一下,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大部分批斗对象被排除,极大限度地调动了干部的工作积极性。李务本同志,1931年参加红军,经历过湘、鄂、赣根据地一至五次反“围剿”和三年游击战争。抗战初期任新四军一支队一团某连指导员。皖南事变中突围归队后,又带小股武装重返江南,开展抗日斗争,身经百战,战功卓著。其间,有这么几个传奇故事:他在新四军七师当侦察参谋时,一天上午只身去繁昌县日寇的驻点侦察情况,因为身上脏,就进入一家澡堂洗澡,刚脱衣入池,突然进来六个持枪的日本士兵,他急中生智,见机行事,没等擦干身上的水,便走出浴池,拿起藏在外边的驳壳枪返回澡堂,“砰、砰、砰”,几声枪响,就把刚刚下水的鬼子全部打死在浴池里。后来安徽省政协副主席、著名书法家、同为新四军老战士的赖少其赋诗赞曰:“赤胆入虎穴,浴池毙倭魔。”实乃英雄虎胆。还有一天,他带七个同志在地方党组织的协助下,化装成顽军军官进入国民党繁昌县政府,凭着机智勇敢,一枪未放,大白天当着顽军报务员的面,将其无线电台抱走,连忙过江到无为,上交给新四军师部。在抗日游击战期间,有一次他带几个战士,化装成伪军来到舒城县驻有一个排伪军的小学校里,冒充敌军官先是一个人进去,以公事为名找到排长,猛然用枪抵着排长说:“我是新四军,你们被包围啦!我是一个人先进来的(伪军排长把他的湖南口音“一个人”误听成“一个营”),伪排长一下子吓懵了,乖乖地叫30多人集合起来缴了枪,由随后进到学校的我军战士收缴挑走了。从而七师的同志都誉称李务本是“杀敌能手”和造枪的“兵工厂”。解放后任安庆军分区副司令员,1954年调到治淮劳改总队任副司令员。他顾全大局,勇挑重担,于1955年至1958年先后率领一、五、六支队三万多名犯人,到数千里外支援河南省南湾水库和辽宁省大伙房水库工程建设,在沟通关系、协调施工、活跃工地文化生活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对胜利完成罪犯改造和水利工程建设任务,做出了重大贡献。

其他干部来自五湖四海:有随犯人调来的,例如一、二支队,是由上海市公安局配好支队、大队、中队管教干部并押解着犯人直接调来的;三支队,是由南京市公安局配好三级干部并配齐一万犯人调来的;四、五支队,大中队干部,则是由皖北行署配齐干部带着犯人调来的;第六支队,是从河南省公安厅按整建制调来的。同时,还有一大批干部是由部队转业或从公安系统、地方治淮系统和军政干校调进的。他们多系新四军老战士,为了新的共同的事业,他们涌向了同一个目的地――淮河!

 

累累的硕果

生产方面  为了让历史铭记“淮总”的功绩,有必要介绍一些现存或消失的名称以及比较枯燥的数据。

在安徽省承做的水利工程项目有:董铺水库、梅山水库、响洪甸水库、磨子潭水库、陈村水库、花凉亭水库、毛尖山水库、泥湾水库、牯牛背水库、镜主庙水库、白莲涯水库、龙河口水库、沙河集水库、黄栗树水库、城西水库、燃灯寺水库、屯仓水库、天子门水库、焦村水库、临淮岗节制闸、蚌埠闸、巢湖闸、裕溪口闸、淠史杭灌区工程、将军岭切岭、淮河切滩与筑坝(潼河坝、窑河坝)、淮北大堤五河县段与怀远县段的加固、洪河分洪工程、淮南二道河开挖、泥河洼滞洪工程、蚌埠市和淮南市的圈堤、长江的无为大堤和同马大堤加固和安庆地区一些小水库加固以及合裕铁道复线路基工程与芜铜铁道路基工程等。

在江苏省承做的工程有:下草湾切岭、泊岗引河开挖、入江水道、高粱涧船闸、射阳河闸和嶂山切岭(引沂入沭)、三河闸、洪泽湖农场防洪大堤修筑等工程。

在山东省承做的工程有:黄河崖四女寺碱河工程、青岛月子口(崂山)水库。

在河南省承做的工程有:南湾水库、板桥水库、薄山水库、白沙水库。

在辽宁省承做的工程有:大伙房水库、清河水库和抚顺露天煤矿铁道路基工程。

以上工程项目完成的土沙石方约六亿多立方,如果将其堆成一米高、一米宽的土墙,大约可绕地球45周。

在承做治水工程为主的同时,开办的工厂有:淮河机械厂(蚌埠柴油机厂的前身)、皖江钢厂(巢湖铸造厂前身)、巢湖汽车配件厂(江淮汽车制造厂的前身)、淝河汽车配件厂(大江淮汽车厂的前身)、巢湖水泥厂、六安齿轮厂、皖西汽配厂(原为汽车改装厂)、蚌埠机窑厂、芜湖汽车发动机厂。农场有:三河农场、洪泽湖农场、滨海农场、东至农林场、炉桥农场、汤沟农场等。

约20万名罪犯,经12年劳动所创造的经济效益,由于机构几经变迁,人员流动过大,资料流失,准确的数据已难以取得,只能粗略地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估算。一是,自己养活了自己。根据1952年全国第一次劳改工作会议确定的犯人供给标准:每人每月100斤小米(含衣食住用),按现在每斤小米1?5元价格计算,这20万罪犯以平均计,12年时间,国家需要拿出来51亿8000万元来养活他们。若再加上8000名干部的工资就更多了。由于他们投入了生产劳动,国家不仅不要拿钱出来养活他们,而且还为国家创造了巨额财富,以现在的币值计算,总队12年上缴利润约为4亿6800万元。这“一养”“二创”,其经济效益何等可观!二是,造福人民。修建了如上所述的那么多水库、闸坝、电站、堤防,兴办了那么多工厂与农场,创造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也是惊人的。仅以花凉亭水库为例,水库与灌区建成后,消除了长河两岸千百年历史上的洪涝灾害;海拔100米高的大坝,蓄水24亿立方米,现已灌溉太湖、望江、宿松、怀宁四个县的60万亩农田;若加上旅游(省级旅游重点)和渔业生产的产值,效益则不可估量。三是,保值增值。10多年来,总队没用国家一分钱投资,自行积累了总值为4亿多元(以1960年以前的币值计算)的固定资产。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显形效益。

安徽的第一台汽车――江淮汽车,就是在“淮总”一支队王勤源支队长创意组建的原巢湖机械修配厂的技术力量和自制机械设备的基础上,经过后人千辛万苦生产出来的。该厂转交到社会上后,又经后人不懈地努力,现已崛起为拥有12个子公司、为国内300多家企业配套、净资产达30多亿的知名度很高、综合性江淮汽车集团,并跃上了2003年中国企业500强的55位、中国汽车企业第八位的风云榜。安徽的第一台柴油机也是总队机械修配厂的犯人生产出来的。安徽省第一台8吨江淮牌载重汽车、自卸汽车的制造者、技术骨干,多数是第五、六劳改支队的刑满就业人员,他们经过艰苦拼搏生产出了上述产品。这是安徽监狱劳改工作的骄傲。

改造方面  1955年抽样调查,总队多年来释放的刑满人员,重新犯罪(俗说的“二进宫”)率仅是百分之一、二,也就是说,罪犯改造的成功率达到了98%以上,绝大部分人脱胎换骨,变成遵纪守法、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尤其是――杀人者改造成为救人者,纵火者改造成为救火者,盗窃者改造成为拾金不昧者,不少人还做了妙手回春的医生、能歌善舞的演员、技术革新的发明者和祖国统一的促进者。很多人刑满后,不愿回去,主动要求参加水利建设。他们认为:“既光荣,又安全,不受任何歧视,还可以就业当工人,也可以请假回家探亲,这有多好!”而这些罪犯,曾经是:穷凶极恶的杀人放火者,无恶不作的土匪强盗,仇视人民政权、妄图复辟的反社会主义制度者,十分危险,对社会秩序破坏力很大。假若在总队改造过的这20万名罪犯不被收押,许多人会继续为非作歹,捣乱破坏,危害人民,影响社会政治稳定,造成人民生命财产的严重损失,后果不堪设想。他们被关押改造的结果,使社会得以安定,免遭破坏,其效益不可估量。这属于隐形的效益,不容易计算,但却是客观存在的效益;再者,通过劳动改造政策、劳动创造世界、时事政治、遵纪守法、光明前途等一系列有关他们切身利益的宣传教育,逐步改变了他们原有的反动思想与剥削阶级的意识,成为弃旧图新的守法公民,对社会、对他们个人,都受益莫大。

最大的迁徙

“淮总”这所大型流动监狱,存在的10多年间,完成大型水利工程近80个,中小型的不计其数。安徽的董铺、梅山、陈村、花凉亭水库,淠史杭灌溉工程,长江无为、同马大堤;江苏的三河闸,山东的崂山水库,河南的南湾水库,辽宁的清河水库,等等,都留下了他们辛勤的足迹。在安徽境内居无定所,常常随着水利项目四处搬迁。省际间的流动也是家常便饭,这里这种介绍最大的一次远征。1956年国家水电部、公安部决定从安徽调三万多名犯人(一、五、六支队)支援辽宁省大伙房水库,是人数最多、路程最远的。这种成千上万罪犯的远程大转移、大调动,是史无前例的,古今中外所罕有,说是惊心动魄,不为夸张。

现仅举无数次大转移中的一次,即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1956年上半年,治淮劳改总队第五支队,领导着300多名管教干部,管理着8000名劳改犯人,在安徽省怀远县境内承做淮北大堤加固工程。突然接到总队命令,让整建制调往东北辽宁省抚顺市,支援大伙房水库工程建设。广大干部闻之无不为之震惊。他们频频思索,愁绪满怀:1他们面对的是劳改罪犯,且多达近万人,其中不乏罪大刑重、不认罪不服法者,危险系数相当大;2路途遥远,全程约4000多华里,穿越安徽、江苏、山东、河北、辽宁、天津六个省市,途经蚌埠、徐州、泰安、济南、山海关、锦州、沈阳、抚顺等许多重要城市。要轮船转火车,火车转汽车,能确保安全吗?出了问题怎么得了!3在路上要经过三天两夜,干部、部队和犯人近万人,吃饭、喝水、睡觉、休息、粪便处理,困难相当多,到底怎么解决?4在高墙、电网、哨兵如林的监狱里,还时有犯人越狱逃跑的事件发生,而像这么远的路程,这么分散的警戒区,看守、管教工作该怎么个做法?……真正令人辗转反侧,忧心忡忡!

然而,面对严峻的考验,支队领导、大中队干部和看管部队的指战员,无一不以服从为天职,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大家以临战的姿态和战无不胜的雄心壮志去迎接考验。

前期准备工作的好坏,是完成大转移的关键所在,必须从好处着眼,从难处着手,认真扎实地做好。首先,支队召开一连串的大会小会,对全体干部和犯人,反复进行思想动员,统一认识,统一步调;其次,派出一定数量的干部分头到新工地安排干部、部队和犯人的吃、住、警戒、施工等问题。到公安部、沿途公安机关、航运和铁路等交通部门,联系安排运输工具、上船转车地点、停靠站、茶水站、警戒措施、食品供应、粪便处理等工作;第三,各中队干部对犯人详细排队摸底,把重刑犯、反改造犯、有肇事可能的危险犯摸出列出清单,作为重点监管对象,采取严管措施,将改造积极分子分工与表现不好者配对,实行“两夹一”进行监视,并确定一定数量的“耳目”,以随时掌握犯人的思想状况,防止事故发生;第四,支队领导、大中队干部进行明确分工,使每批行动的每一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各司其职;第五,制定出大行动中的组织纪律,以保证大转移的成功。

1956年8月间的一个早上,第一批大转移的人从怀远县的常家坟镇乘船起程。当时淮河里一眼望不到头的大小驳船140多条,装载着4000多名犯人缓缓起航,向蚌埠方向进发。每个船的船头上,站立着雄赳赳、气昂昂的管教干部和荷枪实弹的武警官兵,真是如临大敌,戒备森严;船运到达蚌埠转乘火车时,从轮船码头到火车站,沿途与车站四周早已有许多威武雄壮的武装部队和当地公安干警和民兵在执行警戒,实行了戒严。一列列铁皮闷子车也排列停当,整装待发。每列闷子车都挂有三节客座车厢,最前面的一个专载干部,最后面的一个专载武装部队,中间的一个设有指挥部、医务室,支队领导、部队领导和各科室人员都安排在这个车厢里。每列车上,从前到中、到后都装上有线电话,以备随时联系。前面、后面的车上都架上几挺机枪,准备随时出击。傍晚时分,指挥部一声令下,一列列装满犯人的闷子专车,从蚌埠火车站呼啸而发,日夜兼程,直奔4000里之外的辽宁省抚顺市大伙房水库所在地章党镇。当车行驰到秦皇岛时,时值深夜,干部车厢里突然传出一阵怪叫声:“不得了啦,有犯人逃跑啦,快追啊!”顿时,车厢里的人们个个警觉起来,但大家定神一看,原来是有个同志做了恶梦。可想而知他们警觉性到何等程度!有个管教干部在符离集买烧鸡脱了车,支队党委严厉批评其失职渎职的错误,责令其写出深刻检讨,视情再作处理。可见在大转移中的纪律之严。

国家公安部对这次罪犯的大调动特别重视与关注,命令沿途公安机关积极配合,切实共同做好警戒工作,保证不发生问题。所以每到一个停靠站,车站四周都有很多全副武装的哨兵,荷枪实弹在执行警戒。这样,每到一个停靠站,全体干部都能很放心地到犯人车厢开锁、点名、验数、递饭送水、带犯人倒便桶,待犯人吃喝完毕就回到自己的车厢就餐、休息。就这样,历时三天两夜的艰难困苦,顺利到达了目的地,没有发生逃跑、暴乱和疾病等事故。支队领导、全体干部和武警官兵,在三天两夜时间里,虽然历尽艰辛,疲惫不堪,然而,都为顺利完成这样大规模、远距离调动罪犯的任务而由衷地高兴,当然也深感光荣与自豪。

支队在总结这次罪犯大转移的经验时,概括了这么几条:一是精心地组织、周密地安排和充分地准备;二是严密的监管;三是上下左右的密切配合和支持;四是武警官兵的恪尽职守;五是果断的指挥和严明的纪律。二十几年后的“严打”往新疆调犯,情形与此何其相似!

尾           声

数年前,我曾登临过英雄的桐柏山,找寻过淮河的源头。目睹清澈的山间溪水汇聚成滔滔之水往东而去,引发了对淮河历史、民族历史的诸多联想。嗣后,又参观了几处淮河水利工程,仿佛看到了当年的监狱民警们,带领犯人变水害为水利的忙碌身影。淮河的水在流淌,历史的长河在流淌,而流动监狱的民警们的丰功伟绩却永远定格在那些水利设施上,永远定格在淮河儿女的心田里!那是一座无言的纪念碑,是人民纪念碑的组成部分。正如俄罗斯诗人普希金所言

 

天堂在线©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3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