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注册  简繁转换  收藏本馆
最新祭奠
    暂无
最新祭文
    暂无
最近来访
 新年   留言   献花   点歌   点烛   献供   上香   烧纸   祭酒  
姓名:严茶姑
性别:女
生辰:1923-01-14 (农历)
忌日:2016-10-26 (公历)
国籍:中国
籍贯:浙江绍兴
宗教:无
职业:无
生平简介

母亲严茶姑生于1923年农历正月十四,从小上私塾,给人的感觉就是大家闺秀。她一生没有参加过一天社会工作,解放后流行妇女去就业,政府也做了安排,但她却没有参加。我曾问母亲,她说是因为孩子太多了,照顾不过来。在一个女人最黄金的日子里,母亲所做的就是怀孕、生孩子、再怀孕、再生孩子……直到孩子们都长大成才。
对于母亲来说,生孩子如同吃喝拉撒那么简单和平常。现在生一个孩子要这么复杂,还要做B超检查什么的,她感到很难理解。
在我的印象里,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母亲总是把饭菜做好,把碗筷摆好了,等着丈夫和孩子们来吃。而且吃饭的时候,她从不坐在所谓的“上座”,而是侧坐一旁,让丈夫坐正位。往往是丈夫和孩子们吃完之后,她才上来吃一点剩饭剩菜。她觉得丈夫和孩子们吃好了,对她来说就是一种享受。有人问她:“一辈子生了十一个孩子,这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啊?”但她却不会这么想,虽然她一生默默无闻,但她认为她一生有最重要的作品:丈夫和孩子们。可是孩子们实在太多了,于是她有时候也会开开玩笑,说自己简直生活在动物园里,周围都是一群“猴子”。
在母亲的眼里,无论父亲经历多少悲欢荣辱,永远都是她的丈夫。文革时期父亲变成了“牛鬼蛇神”,是她丈夫;平反后父亲成了著名表演艺术家、全国政协委员,也只是她的丈夫,也没觉得怎么着。
父亲被打倒,“造反派”去做母亲的思想工作,让她“划清界限”,但她的脑海中根本没有“离婚”两字,她还经常带着我去牛棚看父亲。母亲给父亲送去的香烟每一支都被造反派撕开,担心藏着什么纸条,最后留给父亲的只是一堆烟丝。母亲对父亲说:“只要你能坚强地活下去,就一切都好。”后来父亲对我说:“如果不是你母亲,那时我肯定自杀了。”
父亲进了“牛棚”后,家中的经济非常窘迫,他每月只有15元的工资,都寄回绍兴老家去养我的姥姥了。我已经工作的大哥、大姐、二姐把微薄薪水中的大部分交到母亲手里,母亲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地打理着这个家。
为了增加收入,母亲带着孩子们糊信封,还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送到寄卖店去,卖了钱就买生活必需品回来。 在那种情况下,母亲忍受着各种委屈,默默地坚强地操持着这个家。无论多么困难,我从来没有看到她愁眉苦脸过,哭泣过。
当我下决心学猴戏时母亲是不太支持的,因为我的两个哥哥都可以说是因为练功太苦而早逝了,父亲因为演猴戏,成了文艺黑线人物。但他们反对我学戏,是从关心我出发的,是为了我好。在绍兴的时候,有一年冬天下着大雪,天很冷,我知道母亲不忍心让自己去练功,于是就把闹钟放在手边,闹钟一响就醒了,马上就按了下去,然后一个人偷偷起来去练功,当时以为母亲不知道,其实她是知道的。母亲心疼我,在我睡觉之后偷偷将闹钟停了,我开始不知道,以为是自己睡觉的时候碰到按钮才停了的,后来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母亲再来关闹钟的时候,我装着睡觉不知道,等她走了再悄悄调回来,仍旧天不亮就出门去了。母亲看到这样也没有办法。其实那个时候母亲是含着眼泪看我离开家的。
2014年1月31日(大年初一)父亲去世,母亲于2016年10月26日去世,父母二人恩爱一生,如今在天国相聚,祝愿二老一切安好,我会永远怀念亲爱的父亲和母亲。

天堂在线©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3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