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注册  简繁转换  收藏本馆
最新祭奠
  •  维正,玉英
  • 12-12
  •  维正,玉英
  • 12-12
  •  维正,玉英
  • 12-11
  •  维正,玉英
  • 12-11
最近来访
 留言   献花   点歌   点烛   献供   上香   烧纸   祭酒  
姓名:李万钧
性别:男
生辰:1916-09-28 (农历)
忌日:2006-07-17 (公历)
国籍:中国
籍贯:中国·四川·大邑
宗教:无
职业:水电工程师
姓名:徐馥华
性别:女
生辰:1914-11-17 (农历)
忌日:1985-06-11 (公历)
国籍:中国
籍贯:中国·四川·眉山
宗教:无
职业:
生平简介

父亲李万均的生平简介

    父亲李万均,1916年10月(农历丙辰年九月)出生在四川省大邑县安仁镇一个在当地颇有名望的家庭,排行最小,前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幼年进过私塾,少年读过小学、中学,1936年在成都县中高中毕业,1936年夏考入苏州东吴大学法律系,学习了一年由于与自己的志趣相左,于1937年东渡日本求学,时值“七七”事变,抗日战争暴发,激于对日本侵略者的义愤,在同国内朋友的通讯中,大量抨击涉及日本国内政治、经济以及军队出动情况,信件被检查出来,于8月2日行将回国时被日本当局逮捕,遭到了残酷的审讯、逼问、毒打,坚强不屈,体现了一个中国人的民族气节,后经国内多方营救,到1937年底被拘禁四个月后作为抗日份子,被日本当局驱逐出境,回到祖国。

   1938年夏,经统考,先被西北联大化工系录取,因其校址离家太远,故另考上了金陵大学电机工程系(当时抗战时期论陷区的大学已全部迁往大后方西南地区的成、渝、昆等地)遂了平生志愿。

   1942年夏,金大毕业,正逢他的父亲(我们的祖父李先春)在康定筹建大陞航水力发电厂,尊祖父时任西康省政府委员兼任省财政厅会办,为少、边地区的经济建设和发展奉献了毕生精力,父亲回到康定,参加了电厂建厂工程,从此开始了他毕生热爱并为此奉献了一生的水电事业,经过艰苦努力,电厂第一期工程在抗战期中建成发电,父亲担任了厂长兼总工程师。

    1948年冬,父亲借到成都购电厂物资的机会,回到大邑老家,在其堂兄的带领和影响下,积极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的活动,接待并掩护避难的地下党员,加入了党的外围组织——新民主主义实践社,组织了崇大支队(崇庆、大邑)武装力量,配合川康人民游击纵队阻击了胡宗南逃窜川西的残部并协助人民解放军二野的部队在解放邛崃的战役中一举全歼了胡匪残部,率队参加了在大邑王泗举行的与解放军会师大会,临解放前夕,还和地下党的负责同志一道潜入大邑、崇庆县城内,对有关人员进行策反工作,以上这些进步活动,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都一一得到了证实,大邑解放建政初期,曾给表填写准备分配工作,父亲要求继续搞技术工作,故介绍到川西工委,到了成都适逢“西南技术人员招聘团”在川招聘,当即前往应聘,并被录取到东北小丰满水电站任技术人员。正当父亲满怀热情和希望迎接新生的共和国,准备把所学得知识和技术为共和国的建设贡献力量之际,康定连连来电,几纸电文将父亲骗回康定,随即陷入牢狱之灾,从此改变了父亲大半生的命运。

    随着康定的和平解放(尊祖父是刘文辉通电起义的人员之一)由于某些人执行政策的偏差,无视中央对待起义人员的政策,更由于某些小人瞒上欺下,只手遮天。我们家族遭到了无妄之灾,整个家庭的成年男子全部身陷囹圄(祖父、大伯父、小姑父首先入狱)。覆盆之下岂有完卵,马上去电成都把父亲也骗回康定,庚即逮捕入狱,这个家族的几个家庭受到牵连,成年家属全部带上反革命帽子,整个家族顿时陷入绝境。

     父亲被强加贪污罪名被判刑五年,在自己家兴办的电厂任厂长,康定1950年初解放时,将水电厂捐送国家,但1948年底即已离开康定,到大邑、成都等地,人都不在康定,何来贪污?五年冤狱坐满,无人过问,到了第六年,才留场就业,其“留场就业”和关押没有多大区别,仍无回家的自由,工资仅能维持个人的基本生活,只有一点改变,没有以前沉重的体力劳动,让他重操旧业,修建康定地区的小水电站,那时康定所有的农村小水电站都是从父亲开始设计修建,从测量、设计、修建、安装、发电、管理一手负责,直到文革后期,从折多山以西至乾宁、少乌寺、集时中高原明珠处处发光、到处生辉,这些小水电为康定县农村初级电气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康定水电建设事业的发展,中央电视台本世纪初专程到康定对父亲作了采访,并在十频道《见证》栏目作了专题报道,父亲及其家庭被称誉为“水电人家”。

    1975年,按中央的政策,父亲终于回到了离开25年的家,获得了自由。随即80年代初,家族的冤案全部得到平反,祖父、大伯父、小姑父均恢复了起义人员身份,父亲的贪污冤案也得已推翻、纠正,强加在家属们头上的帽子统统摘掉,但此时,其父、兄、小姐夫已冤死狱中,仅存父亲一人。

     劫后余生的父亲被安排为康定县政协委员和常委,直至1998年,其间任过甘孜州政协委员,还被选为县人大代表、州人大代表,1980年,康定县水电局成立,担任副局长,1984年退休后继续发挥余热,义务协助年青同志搞好农村小水电勘测、设计、施工、安装、试机、发电、管理等工作并自告奋勇组织技术力量承担了《四川省康定县农村初级电气化规划报告》,编印出《四川省康定县农村初级电气化建设总结》并于1994年经省州县相关领导、专家现场验收,康定县正式进入全国第二批农村初级电气化县的行列。

     2006年7月父亲因病去世,终年90岁,走完了坎坷曲折、多灾多难、忍辱负重、奋斗奉献的一身。令他感到遗憾和内疚的是,在生未能(也是无力)照顾好家庭、妻子儿女,特别是自己的老伴在病重以及1985年不幸去逝都未能在身旁陪伴,遵从老人遗愿,儿女们已将其与先母合墓。

    祝愿两位老人在天堂相聚,永世相伴!

妈妈誕辰一百周年祭

    妈妈离开我们已近30年了,30年岁月的流逝,割不断我们对亲爱的妈妈的思念。

    我们的妈妈徐馥华,1915年元月(农历甲寅年冬月)出生于四川省眉州(现四川省眉山市)一个名门家庭,曾就读成都中华女子中学,由于体弱多病,随兄嫂旅居蓉、雅等地养病,后随我们的父亲到了康定,曾在康定的县小任教。育有三男五女,其中年长的三个女儿不幸幼年夭亡,余存三男名国智、勇、正,两女即慧、敏。由于子女幼小,妈妈只好辞职在家抚育孩子,相夫教子。

    随着康定和平解放,由于某些人执行政策的编差,无视中央对待起义人员的政策,更由于某些小人只手遮天,我们家族遭到了无妄之灾,整个家族的成年男子全部身陷囹圄,留下的全是妇孺和年幼的孩子,整个家族顿时陷入了绝境。

   我们的父亲在这个家族中排行最小(当然也未能幸免),前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树倒猢狲散”,都无睱顾我们及年迈的奶奶,妈妈只是这个家族中的小儿媳妇,但她毅然把她的婆母,我们的奶奶(已近古稀之年),接到我们家赡养,直至近九十高龄。同时还把父亲的小姐姐全家三口揽在一起,为了挣钱,供家养口,妈妈到处找活路做,起早贪黑,吃尽了苦头,备受磨难,饱尝辛酸,以她那坚毅不屈的志气,刚强自尊的性格,柔弱的身躯,苦苦支撑起了我们这个家庭,一个被中央电视台十频道播放过的称誉为“水电人家”的家庭。

   我们的妈妈,自幼喜好文学,尤其喜读中国古典小说,对社会、对人生悲欢离合知之甚多,伺母(婆母)至孝,养老送终,为人慷慨大方,极富同情心,对朋友侠肝义胆,颇 受朋友们的赞誉,所以在我们家遭受最困难之际,也得到了朋友们的扶手援助,特别是与罗(俊宣)孃孃、杨(佩芬)孃孃的友情和情谊,至今传为佳话,也深深影响和教育了后人。

  几十年的辛苦劳作,积劳成疾,也完全摧垮了妈妈的身体,正当我们家族的冤案得到澄清和纠正,政策得到落实(我们的祖父恢复了起义人员的身份),父亲也回到了毕生热爱和从事的水电建设事业的领导岗位,儿女们都已长大成人,在你的熏染下,其品行和人格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自食其力,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和前途,妈妈你刚跨入古稀之年,正应享受儿孙膝下承欢,颐养天年之际,1985年6月不幸逝世,痛哉、悲哉、惜哉!

  妈妈,可以告慰你老人家的是,我们遵循了你老的教诲,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正正直直为人,没有一个给这个家族添污抹黑,没有一个给你老人家丢脸,现都已进入了爷爷奶奶(婆婆)级别,你的孙辈们都是学有所专,技有所长,都已成家立业,曾孙辈们个个都是健健康康成长,你老可以含笑九泉了。

愿亲爱的妈妈在天国那边安好。

 

正、慧、敏、

二0一五年元月

农历甲午年冬月

天堂在线©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23411号  天堂在线用户群#1